兰渚

奇暖,全职,银魂,bl,bg通吃。幻想霸占紫拉和少天,左拥右抱。

终于齐了,巨开心

便服好好看,被弟弟圈了粉,嗷嗷,次郎真的超可爱

走。。。走光篇??完结在即它终于决定完全放弃节操了吗😂

突发奇想将支仓的撩汉法安在康介身上,感觉好像也没什么毛病😂



弟弟组太甜了,决定推波助澜一把,开车开得更猛一些,前方健介抽风,捂脸跑

来自异世界的黑卡

虐文虐文,带一点剧情,没看完之前可能会云里雾里的。😂


罗伊斯在莉莉丝宫殿的走廊上踱步,虽然他回王城只有一周,但还是感觉到百无聊赖,王室的生活对于这位经常离家出走的王子而言,实在是无聊乏味。
“啊啊,干脆今天晚上就走好了。”他觉得自己再待下去一定会抓狂的,“至于黑卡嘛......”他想,“反正我跑到天涯海角她也能找到我。”
罗伊斯始终坚信黑卡有一种特殊能力。在莉莉丝王宫,无论是他的亲姐姐娜娜莉女王,还是管理全国大小事务的总理大臣尼格霍格,都已经对他离家出走的行为熟视无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自流了,唯有他的贴身侍卫,黑卡,仍然耐心地一而再再而三找到他,劝诱他回家。
“大概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吧”罗伊斯叹息道,习惯就是如果有一天离家出走时黑卡没有从半路上杀出来,他会感到不适应的。
夜深了,罗伊斯算好王宫侍卫交接轮换的空隙,趁机溜到宫墙底下。
从这里翻过去,就自由了......这是他从小到大惯用的伎俩。
翻墙,完美落地,简直轻车熟路......哎呦,遇到麻烦了!
“嗨,黑卡怎么在这里呢。”罗伊斯站起来,夸张地打招呼。
以往黑卡出现在半路上,罗伊斯总能千方百计地怂恿黑卡跟他一起旅行,可是,这次黑卡直接守在了起点,看来离家出走的计划要泡汤了。
罗伊斯等待黑卡劝诱他转身回家的话,没想到黑卡却说道:
“主人想出去玩就去玩吧。”
奇怪......罗伊斯注意到眼前冰山般的脸庞上隐藏着一丝落寞哀伤,联想到一个月前他无意中发现的事情,不会......
莉莉丝的王子忽然笑的明媚灿烂,“既然黑卡都这么说了,那我自然不会辜负你的好意,不过黑卡得跟着我一起去玩哦。”
冰山女仆显得十分困惑,罗伊斯不等黑卡拒绝,轻轻拉起她的手,说道,“走,今天晚上带你玩个痛快。”
晚上的莉莉丝集市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黑卡,你不是总抱怨因为要看守我,你都没有时间好好玩嘛,你看,这么多人,多热闹呀。”罗伊斯开心地像个孩子一样手舞足蹈。
“可是主人,作为王子殿下,如果被认出来可就麻烦了。”黑卡仍然恪尽职守。
“黑卡,”罗伊斯抱怨道,“不是说好今天晚上陪你玩的吗,就不要管那么多了......欸,那里围了好多小孩子。”
两个人走近一看,原来是卖棉花糖的小贩。
黑卡怔怔地盯着如丝如缕的银丝飘出,“棉花糖啊......原本看着很大一块,入口即化,就什么都没了......”她漆黑的眼睛忽然变得黯然了。
罗伊斯赶紧接过话头:“所以说是梦幻般的食物嘛,小孩子都喜欢......你喜欢吗,我给你买一份吧!”
“我不吃那种东西......”黑卡忙说,可罗伊斯已经将一朵巨大的浅粉色棉花糖递到黑卡手里。
黑卡愣了愣,轻抿一口,甜甜的,像云朵般轻柔。
“怎么样?”罗伊斯满怀期待地问。
黑卡皱了皱眉,“太甜了,不过......”
“谢谢你!”
罗伊斯陪黑卡逛遍了集市的每个角落,两个人都走累了,便靠在护城河的长桥栏杆上歇脚,聊天。
“莉莉丝王城......真美。”黑卡将下巴贴在栏杆上,露出一个好看的浅笑。
莉莉丝的王子看呆了,不禁抬起手,抚摸黑卡的脑袋,轻轻揉揉她的头发。
身边人潮涌动,喧嚣不绝,但仿佛此刻都静默了,停息了。
“呐,黑卡,答应我一件事好吗。”王子忽然开口了。
“嗯?”
“黑卡......不要离开我好吗。”罗伊斯慢慢地说道,黑卡注意到他故意而为的平静。
“好啊,我答应你。”黑卡笑了,但她笑容下隐藏的哀伤也没有瞒过罗伊斯的眼睛。
真是的,明明知道这是你根本就做不到的事情,为什么还会提出这样的请求啊......但是,你为什么会不假思索就同意了呢。



罗伊斯从房间走出,莉莉丝王城的生活果然太乏味无聊了,他琢磨着要不今晚就走吧,反正莉莉丝王宫上下,没有一个人能掌握这位总爱离家出走的王子的踪迹。
隔壁房间正在进行大扫除,说来也奇怪,那房间许久没有人住了,却日用品样样俱全,收拾的也很整齐,只是积了厚厚的尘灰而已。
罗伊斯从废弃物中一眼就看到了那本薄薄的日记本,黑色,很精美,看出来主人有悉心保护。
看样子是个女性的日记,估计是哪个时代宫中侍女的,不过竟然是黑色的,这女孩子也太严肃了吧,罗伊斯胡乱地想着,随手捡起日记本。
他本是捡起随意翻看着玩,但不一会儿,王子殿下的眼神就变了,他忽然记起,这一幕似曾相识,只是那时,这个房间是住着他的贴身侍卫的。
他迅速翻了几页,惊慌失措地跑了出去,留下一堆侍从面面相觑。
“黑卡......黑卡......”王子边跑边喃喃道,“你真是狠心啊......竟然也清除了我的记忆......真是的,害得我遗忘了你这么多年。”忽然,王子停下了脚步:
“你每次都能找到我,可是,我都没有办法找到你了......”
日记落地,散开,罗伊斯怔怔地站在走廊上,不知要去向何处,他忽然觉得,莉莉丝明媚灿烂的阳光,竟有点刺眼了。
日记翻开的那一页,时间定格在所有人遗忘黑卡的一个月前:
“虫洞就要关闭了,我必须要回去......好放心不下主人啊,他到处乱跑,没有我叮咛着他,搞不好就遇到什么危险了......”
然后是几天后的:
“主人终于决定启程回家了,他说要带我在莉莉丝王城玩个遍,但是,主人,对不起,我不能陪你了......”
“明天就要走了,这个世界所有人都会忘记黑卡的存在,包括主人......主人,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
“主人,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嗯,真的好后悔,那天晚上,没有说出口,我也喜欢你啊。

罗黑,《计划通》,最近发些以前写的文

1
“由机械组成的城市,可以说是毫无生气,亦或说是生机勃勃。”
“是啊,所以主人到这种地方做什么呢。”
走在前面的金发少年忽然转过身来,露出一个阳光般爽朗的微笑,悦耳的声音传出,“是啊,我为什么不待在莉莉丝舒适的王宫中,享受上乘的红茶和可口的甜点,反而冒着被侍卫发现的危险离家出走,游历四方,我自己也想不明白--当然,我更想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小女仆会千里迢迢地赶到我身边呢?”
“请主人不要再往前走了,来接主人的船正等待在岸边。”黑发女仆一点都不领情。
“切,这样的黑卡一点也不可爱。”口是心非,罗伊斯不禁嘲笑起自己。
“前面就是个旅店了,我们就住那吧。”

2
“黑卡,昨天晚上睡得好吗?”罗伊斯忽然闪到端着咖啡站在走廊上看风景的黑卡面前。
“还好,对了,我昨天做了个梦,梦见主人乖乖跟着我回王城了。”
罗伊斯露出一个无奈而宠溺的微笑,摇摇头说:“你这招是跟谁学得啊?”
冰山女仆也抿嘴一笑,罗伊斯好后悔没把相机带过来,她认真答复道:“尼格霍特大人呀。”
那家伙......虽然知道尼格霍特正被自家小兔子迷得不要不要,可这隐隐约约的吃醋感是怎么回事啊。
罗伊斯叹了口气,诚恳得说:“黑卡,昨天晚上我梦见了一只黑猫,她长得很像你。”
“主人......这样是没用的哦。”
“真的,不信,你可以检查我的梦。”罗伊斯眼神笃定,差点就要手指天发誓了。
“算了,”黑卡背过身,抿了一口咖啡,从容地说,“黑卡就姑且相信主人吧。”
“黑卡你傲娇了,竟然傲娇了!等等,你跟谁学得,不会还是尼格霍格吧!”罗伊斯有一种鼻血就要涌出的感觉,并且后悔到骨子里离家出走没带相机了。
冰山女仆没有回复,径自转身走回房间,走到门口,忽然转过身,将食指轻轻放在嘴边,似笑非笑地说到:“这个,保密哟!”
半晌,满脸通红的王子终于回过神来,发疯似的敲起黑卡的房门,“黑卡,你快出来!我们现在就回王城!”


3
回到莉莉丝王宫,黑卡先是拜访了总理大臣。
“欸,那个方法竟然有用。”尼格霍格一脸惊讶,他原本只是随口一说,“我还以为只有洁洁云那孩子才会相信呢。”
“虽然大人方法立刻就被殿下识破了,但是我还是用其他方式将殿下带了回来,不过......待会殿下会拜访,可能要麻烦大人一阵子了。”
“哦,那没事,”尼格霍格谦和地笑了,“就交给我吧。”
黑卡前脚刚走,罗伊斯就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尼格霍格,你出来,你究竟还给我家黑卡教了些什么啊!”
总理的微笑凝固在脸上,看来,想打发走罗伊斯,要费好大一阵功夫了。

罗黑,和某辣鸡游戏有关,最近发一些以前写的东西

1

团战正进行到生死攸关的关头。
“全体中路集合,团灭他们,直接推水晶。”耳麦里传来信号,平时大大咧咧的男生,此时无不紧绷神经,面色凝重。
“你们先上,我草丛埋伏。”罗伊斯悦耳的嗓音传出,他的技术,大家还是信得过的。
一场恶战,己方伤势惨重,眼看就要坚持不住了,埋伏在草丛里的罗伊斯瞅准时机,正欲冲出,这时,他身后传出那熟悉的埋怨声--
“主人,你又偷偷瞒着我打游戏。”
罗伊斯一个没点稳,直接冲进对方火力中心,于是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白白送了人头。团战输了后,他也被队友骂了个狗血淋头。
可是他没意识到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耳麦里基友的口气有一丝不可捉摸的微妙,“喂,罗伊斯,你家里得是有个妹子。”


2
罗伊斯实在忍受不了一打个游戏黑卡要么抢手机,要么拆网线,或者板着一张脸像教训小孩子一样说些大道理。
他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把黑卡也拉入“王者荣耀”这个神坑里,如果黑卡也沉迷农药无法自拔,那她就不会阻碍什么了吧。
何况那些游戏大神不都有带妹上分的吗,他的技术也不赖啊。罗伊斯不禁想象,当自己华丽地打出漂亮的连招,秀一发骚气的走位,砍几个人头,黑卡一脸崇拜地喊666的迷妹表情。
不不,黑卡怎么会露出迷妹表情,应该是一脸崇拜的冰川表情,欸,那是什么表情。
“呐,黑卡,向你推荐个游戏好吗~~”
在罗伊斯软磨硬泡威逼利诱撒娇卖萌的强大攻势下,黑卡终于做出了让步。
“如果我超越了主人,主人能不玩了呢?”
“喂,你不是想知道那天说话的妹子是谁吗,告诉你呦,那是我的小迷妹,我要带她打王者了。”罗伊斯得意洋洋地向基友炫耀。



3
完成新手教程后,罗伊斯迫不及待地向黑卡推荐了妲己这个英雄。
不不,当然是因为妲己宝宝技能强威力大一套送人回水晶,才不是因为妲己有个皮肤是女仆装,才不是罗伊斯想看黑卡穿女仆装呢,黑卡,你说是吧,哈哈哈哈哈哈。
“主人......你看这个英雄怎么样。”
“你说的是程咬金吗?”罗伊斯有一丝不详的预感。
“嗯,感觉他蛮强的。”黑卡笃定的说。
“那倒是,不过......”
“行,我就练他了。”
喂,好歹你也是萌妹子,注意形象啊。不过罗伊斯只敢在心里吐吐槽,既然黑卡决定了,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强加自己的意愿。




4
那天,罗伊斯被基友叫住了。
“罗伊斯,你说的那个妹子,就是昨天的程咬金吗?”
“嗯。”罗伊斯装作自然地承认。
“她,好强啊。”
“谢谢。”
不,这没什么该感谢的,黑卡的强只能衬托出他们这群大男人的弱。
“话说昨天有两次你快死了,都是她救了你。”
“话说有三个人到野区抓她,她把那三人全砍了。”
“话说她是MVP,分还比你高得多。”
“话说,她真的是妹子吗?”
“诶,罗哥,有话好好说,别打我呀,疼,疼疼疼疼疼疼。”



5
在基友的穷追猛打下,罗伊斯终将黑卡介绍给了一众基友。
“黑姐,今天打排位不。”
“黑姐,发个攻略好不好。”
“黑姐,昨天被人虐了,你可一定要帮我报仇啊。”
还有好事者打算建立一个“黑卡小姐姐痴汉群”,终是被罗伊斯禁止了。
罗伊斯很郁闷,黑卡天天拉着他打游戏,好是好,不过怎么演变成黑卡在前冲锋陷阵,而他在后方像个小迷妹一样喊666呢。
独有那位知道整个事件来龙去脉的兄台仍记得黑卡和罗伊斯间的赌约。
“废话,现在我开挂也打不过她啊。”罗伊斯苦笑道。
“那你以后还打不打王者了。”
“不打了......不过黑卡说王者太简单,叫我以后陪她打LOL。”




6
黑卡决定好好起个游戏名,打王者的游戏名是她随便起的,然而现在发觉了自己的游戏天赋,她决定要认真对待自己的游戏事业。
“冰山女仆怎么样?”罗伊斯小心翼翼地问。
“嗯,不够霸气。”黑卡认真地回答。
喂,你是妹子啊。
“是吗......干脆叫杀人狂魔好了。”
黑卡摇摇头,“太血腥了,对了,你那群朋友怎么称呼我来着。”
“那个嘛......”
逆风局进入了后期,蓝方已准备投降了,忽然红方的水晶爆了。
红方阵营里哀声迭起--
“我去,谁干的?”
“被对面妹子偷了家。”
“你是说,那个叫社会你黑姐的......”
罗伊斯守在自己网瘾少女旁,内心无比抑郁。是不是,现在轮到他抢黑卡手机关wife了。